《深度学习的艺术》读书笔记

知乎创立至今,诞生了一种新的知识生产方式,对世界的提问和回答,像是对一个无序的世界进行了一次次重构 —— 把彼此大脑里没有分享过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搬上了互联网,组成了一个全新的网络。而那些最有知识、经验和见解的人,就像盐,给这个世界带来味道。

​ —— 周源, 知乎创始人

虽然本书强调,用「提问、解码、操练、融合」的方法去做深度学习的尝试,但并不是提倡,对所有可学的材料,都以深度的方式去学。只因为每个人的精力有限,而学海无涯,一味深潜海底并不明智,理想的策略,是深浅结合、「因地制宜」,也就是说,对某些学习材料,或者其本身较为粗浅,或者与「我」的目标联结较远,那么只要「浅读」就好,而另有些学习材料,信息密度较高,微言大义,博大精深,又是「我」很关切的主题,那么自然要用深度学习的方法,下很大的功夫去学习、思考、研磨,方有所成。这种因地制宜而无一定之规的功夫,恐怕就是所谓「深度学习的艺术」中「艺术」二字的本义罢。

所谓「深度学习」,顾名思义,就是学东西不只看它浮在表面的东西,而是往深入去挖掘,甚至看到别人所未见的东西。而我之所以要强调学习之深度,是因为了解到现在很多年轻人读书不求甚解,蜻蜓点水,养成了思维的惰性,或者贪多求全,只重量而不重质,甚至只是把机械记忆一些知识点当成攀比的资本或谈资。

古人和外国人及现代人作书的好像都是不会把话说完、说尽的。不是说他们『惜墨如金』,而是说他们无论有意无意都说不尽要说的。越是啰唆废话多,越说明他有话说不出或是还没有说出来。那只说几句话的就更是话里有话了。所以我就连字带空白一起读,仿佛每页上都藏了不少话,不在字里而在空白里。似乎有位古人说过:当于无字处求之。完全没有字的书除画图册和录音带外我还未读过,没有空白的书也没见过,所以还是得连字带空白一起读。 这种「连字带空白一起读」的方法,就可归为「深度学习」的方法了。不仅如此,这种读空白的方法,金克木不仅用于读书之中,而且用来「读人」、「读物」,所谓「三读」,这样一来,世间就无一处不是学问了。

「见文字平铺纸上,易;见若干文字自纸面浮超凸出,难。见书中文字都是一般大小,易;见书中文字重要性有大小,而如变大或变小,难。顺书之文句之次序读书, 易;因识其义理之贯通,见前面文句如跑到后面,后面文句如跑到前面,平面之纸变卷筒,难。于有字处见字而知其意义,易;心知著者未言之意,于字里行间无字处见出字来,难。」

本书的想法,就是要从古今中外的先贤的智慧中萃取养分,又结合心理学、教育学的一般规律,就「深度学习」这一命题做一较为系统的阐述。书中四个部分:提问、解码、操练、融合,分别展示了「深度学习」的一个侧面,既相对独立又深度互联,综合起来可成一相对完整的体系。

提问

  1. 即便无意成为维特根斯坦这样的哲学家,仅仅作为一个学习者,问题也可以成为我们最好的老师。就我自己来说,我的阅读和思考,都是在自己提出的问题的牵引之下、在因问题无法完美解答所形成的焦虑和不安的鞭策之下进行的。对问题的好奇,对答案的渴望,是我在知识的海洋中求索的最大动力。

  2. 学习者的知识不是简单地吸收而来,而是主动地建构而来,学习者必须充分地调用他们的已有知识,在一个主动性目标的指引下,在一个丰富的情境中,去探索甚至撞击那些新接触到的知识,在经过一系列复杂的交互之后,把这些知识纳入到原有的知识体系中。

  3. 提问并非空中楼阁式的,而是基于现在你已掌握的知识,而在提问和回答的过程中,你现有的知识又被拓宽了。这又进一步说明,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对已有知识、新学习知识的梳理和反思特别重要 —— 针对当前的学习材料: ①我已具备了哪些相关的知识? ②我又学到了哪些新的知识?这些知识对原有知识构成了何种补充或者挑战? ③还有哪些未知的东西,且这些东西我通过简单的探索就可以了解? ④还有哪些未知的东西,无法轻易地获得解答,同时又有价值成为我长期去探索的问题?

  4. 本质安全性

  5. 一个好的长时程问题,让我们成为「建构者」,因为我们不仅仅在学习知识,我们还在「建构答案」,在努力回答问题的过程中,我们筛选、评判和整合新知识和旧知识,并把它们融汇成一个自给的整体;一个好的问题,让我们成为「探索者」,主动地去探求未知的领域,拓宽「未知的未知」的边界,而不是仅仅满足对现成的、边界明晰的知识的掌握;一个好的问题,让我们成为一个「猎手」,知识是我们主动去侦查、寻觅、狩猎的猎物,而不是我们战战兢兢供奉着的或者亦步亦趋跟随着的对象。

  6. 在问题的牵引下,寻找和搜集各种各样的资料,进行批判性的阅读,同时反思自己的经验,最后,把它们创造性地整合成一个系统。

  7. 两种学习的对比

    从上图可以看到,问题可以引导我们进入涉入更广、更深的领域,我们不再是被告知去学习什么东西,而是去探索寻找知识,寻找构筑我们答案的材料。在问题引导下的学习的最大的特点是,它所希求的知识是没有边界的,为了找到问题的解,我们可能会寻访任何可能的线索,查阅任何可能的有益的资料,而不受既定的观点的束缚。

  8. 问题可以帮助我们形成长期的、一贯的思考路径。问题构成了学习的连续性。当没有问题引导时,可能我们常常只是零散、「随机」地去涉猎学习材料,甚至有点率性而为地,去了解一些不相干的知识。这种学习的结果,就是得到一盘知识的散砂。而在问题牵引下的学习,则是在不停地构筑知识之间的联系,使它们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特别是那些适合长期探索的元问题,不仅可以引发冲动式的求知事件,更有可能迫使我们持续地思考和探索。这个过程可以是几个月、几年,甚至贯穿我们的一生。这些问题就像一根根富有韧性的细线,帮我们把各种知识、经验、观念和方法串在了一起,使散落的砂砾变成一串串富有光泽的珍珠项链。可以说,一个学习者越是成熟,他就越擅长做这类长时程的知识结构化的工作。有教育学研究比较了在物理学领域以及历史学领域,专家和新手在知识组织上的差异,发现「专家的知识不是对相关领域的事实和公式的罗列,相反它是围绕核心概念或大观点( big ideas) 组织的,这些概念和观点引导他们去思考自己的领域」。(《人是如何学习的》)

  9. 我们不仅仅可以向自己提问,也可以向其他人提问,向高手求教,向智者参习。但是归根结底,这些问题还得由我们自己来解答,别人的帮助只是一种推动,但心智构建的过程是无法由他人替代的。

  10. 问题是将我们引向深度学习的起点。一位优秀的深度学习者,必定是一个优秀的提问者,他从阅读、观察和思考的过程中产生问题,先解答表层的、容易的那部分,留下深度的、探索式的问题给自己,被问题所困扰和折磨,同时开启之后的求知之路。

解码

  1. 解码不等同于我们一般所说的理解。理解通常只涉及对字面意义的解读,常以自动化的方式进行,也无需做太深入的思考,并且理解应遵从本意,不可擅自演化。而解码则是一个更为主动和主观的过程,不同的解读者对同一材料的解码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像看同一部电影,不同的人能读出不同的意味。

  2. 你心中有什么样的问题,其实也决定了你观察的视角,从而就可能做出不同的解码。

  3. 基本的解码方法: ①它说了什么?(它原本就要传达的信息和知识) ②它是什么?(对文本的反思,以审视的目光对文本进行评价和定性) ③它是怎么实现的?(对形式和构成的洞察,研究写作、表达的手法)

  4. 对于学习者来说,是否善于对信息材料进行解码决定了我们对知识掌握的效果。教育心理学新近的观点认为,对某一事物的知识掌握,应区分了解( knowledge about) 和知晓( knowledge of)两个层次。仅限于了解的人,固然可以头头是道说出 A 的标准操作步骤一二三四,而如果被问到一些非常规性的问题,可能就会茫然无措,而掌握知晓层次的人则可以基于对 A 的内在原理的理解通过一定的思考和推理后得出解答。(《剑桥学习科学手册》)

  5. 其实很多领域的学习,就像学画一样,需要一个漫长的临摹过程。而很多伟大的作品,常常是把最美、最鲜的东西蕴藏在深处的,你不做一番努力和挖掘,很难尝到这份鲜美。

  6. 除了基于样例的学习之外,解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常常需要面对各种各样全新的信息内容,如果不经解码这一过程,则不可能使其与我们原有的知识体系相整合。对信息材料的解码,其实就是内在知识重新建构的过程,因此也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教育心理学家把在某一领域有专长的人士,分为「常规型专长(routing expertise)」 和「适应型专长( adaptive expertise)」 两类(《剑桥学习科学手册》《人是如何学习的》),其中具有常规型专长的人具有一个基本固定的知识系统,可以以很高的效率把他们所接触到的信息材料按照已有的框架进行分析,而具有适 应型专长的人则可以「不断进化、扩充他们的核心能力,扩展专业知识的广度和深度来迎合需求和兴趣的增长」。这两种专家的差异的构成,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常规型专家所接触的材料,往往是在一个固定的范 围内的,比如一个象牙塔内的学者,一生只看他所在学科的理论著作,那么他的知识体系就是固化的,他只能应对和解决在一个特定的理论范畴里的问题;而适应型专家常常主动去涉猎那些超出领域范畴之外的、非常规性的、情境化的问题,不排斥各种新鲜的经验刺激,所以他们的知识系统能够不断地扩展。怀特海在《思维方式》一书中就说,「理解的推进有两种,一种是把细节集合于既定的模式之内,一种是发现强调新细节的新模式」,他竭力推崇第二种,反对第一种,其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7. 一个高段位的学习者,就是一个适应型专家,他们可以有意识地构筑一个信息解码和知识扩展的良性循环:

  8. 所谓学习,本身就要注重深度和广度的结合。广度不够让人闭塞,深度不够让人只得皮毛。所以在时间有限的条件下,我们需要尽量去找最经典、最优秀的作品,进行深度解码、模仿参研。 对于经典的解码,总是能给你带来新的收获,一部经典是读不完的,它甚至可以在你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成为你的老师。所以解码的首要原则,就是尽量去寻找那些最好、最经典的作品,然后努力参习。

  9. 如何才能掌握解码的方法,成为一个解码的高手?(参考) ①不只要去寻结论,还要去寻过程 —— 我们不仅仅要知道结果是什么,还要去知道,这个结果是如何得来的。 ②不只要去做归纳,还要去做延展 —— 归纳,其实就是信息的减损。我们把一本书缩减成一句话,那么书中那么多精心的构思、精到的细节、精彩的论述,就全都扔掉了。哪怕是我们用一张思维导图把一本书的要点勾画出来,也是免不了会忽略很多重要的、具有启发性的东西。所以,归纳当然是不可少的思维,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把细节扔掉、把血肉扔掉,因为这些细节和血肉可能是同样高明的智慧的结果。 —— 某句话,我们可以用「延展」的思路来想,去假设,如果我们把它放在另一个情景中,另一个问题之下,是否仍然适用,仍然精辟有理。如果是的话,那么其实我们就发现了一小点可以复用的知识或者模式。这就是读书,读出真味来了。 —— 当然不只是读书,即便在日常生活中,做平常的事,看平凡的人,也可以用延展的态度去看、去解码。 ③不只要去比较相似,还要去比较不同 —— 我们去接受一个新的信息材料,总要调用我们现有知识体系中的知识去与其对比。这种对比就是一种很好的解码方法。但是我们常常只注意不同材料之间相似的部分,因为相似就意味安全,意味着我们原有的认识无需更改和校正,其坏处就是我们的知识系统无法适应性地扩展。 —— 正是例外变得重要起来。我们不去寻求相似;我们尤其要全力找出差别,在差别中我们首先应该选择最受强调的东西,这不仅因为它们最为引人注目,而且因为它们最富有启发性。

操练

  1. 心理学研究到现在,在学习领域,可以成定论的东西不多,但有一样东西是肯定的,那就是「做中学」,它是最好的学习方式。Learn By Doing.

  2. 用一种「把玩」和体验的心态去对待自己感兴趣的知识领域。用一种「玩」的心态和方式去学习。多年以后,深深记在我们脑子里的,还是那些「玩」的经历。

  3. 有一些求知的领域,天然就具有「做中学」的条件,甚至不「做中学」是不可想象的。比如办公软件的使用,Photoshop的学习,游戏的学习,学习的过程本身就是实践的过程。

  4. 由于现代知识更新速度之快,大量有价值的知识无法在课堂里呈现,必须通过自学完成,所以一个有追求的学习者必然会面对自学时如何对知识进行操练的问题。

  5. 你掌握了多少知识,并不取决于你记忆了多少知识以及知识的关联,而是取决于你能调用多少知识及其关联。构成学习者思维独特性的并非是他所录入的观点序列,而是他有能力启动和调用的关联。

  6. 认知心理学已有大量研究表明,记忆提取的操作其实起到了「记忆修正器」( memory modifier)的作用,一个曾经被调用过的知识,和从未被调用过的知识相比,在今后更有可能被再次调用。

  7. 反复练习的价值,在于使某些认知活动可以自动化进行,从而为思考时所用的工作记忆 (working memory)腾出宝贵的空间,以用于更具策略性的活动。

  8. 一万小时理论 —— 不能把这个理论绝对化地理解,所谓的「一万小时」在很多领域并不成立,但是「刻意练习」的理念确实很有启发意义。不过有一点可能大家很容易忽略,就是「一万小时理论」的最强的证据来自棋类、音乐、体育等「技能性」以及「边界清晰」的领域。这些领域已经形成了成熟的训练体系,有经验丰富的指导教师,,所以你如果要在这些领域取得成就,首先要考虑的不是能不能坚持十年,而是能不能很早地进入到这些体系中去,接受正规的训练。

  9. 一个有追求的学习者如何在自学时进行知识的操练? ① 操练的意识。他明白操练的重要性,懂得主动和积极地进行知识操练。 ② 操练的方法。可能是受别人的启发,或者自己的探索领悟,总之他知道选取合适的方法对自己所钻研的领域进行操练。

  10. 一个人头脑中存储的知识,粗略地分,可以分为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对于程序型的知识,我们可以通过技能的训练不断地强化和完善。可对于陈述性的知识,很多人不知道如何进行练习。在学校里,当然有老师发卷子来做,比如文学常识的填空,不过这也只是很浅表的练习。而当你一旦离开了学校,却面对更多汹涌而来的知识和信息,我们到底如何是好呢?这里我想提出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把知识当成一种技能来学习。—— 就是不管我们想学或者正在学的是哪一个领域的知识,我们都可以想一想,如何不只是把它当成是一种静态的、安安静静地躺在书本里的东西,而是当成一种动态的、可运用的、可以用来完成某件事情的技能。就拿我学的心理学为例,心理学课本里的很多理论,如果我们仅仅只是理解和背诵,那它们只是静态的知识,实际上当年我在考试时默写答案的时候,它们真的只是死气沉沉的知识,但是,如果我们想到怎么把它们用起来,就可能真的成为一种技能,比如心理学的知识其实可以变成一种思考框架,成为一种观察事物的特殊视角。

  11. 我们在学校里的学习,都是循规蹈矩的被动式学习,我们对待心理学的知识只是满足于理解和记忆的层面,确实我们会做学术研究,并在其中进行非常深入的思考,但是这种思考仍旧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不是从理论到理论,就是从方法到方法,都没有跳脱出来,从一个更大的视角,去反思这些知识的深层价值,没有去思考这些知识和我们自己的生活和思想的关联。但是一旦我们被逼迫到一个应用的情景中去重新审视这些知识,比如那位老师必须深入浅出地向学生们做出原理的阐释,或者我在公司里不得不去思考如何把这些知识应用于工作时,我们才会突然发现这些知识是可以被这样去运用,有可能发挥这么大的效力,甚至可以被当做一种技能来看待。

  12. 三种知识操练的方法: ①写作式操练 —— 写作是一种典型的知识建构活动,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对知识的重构活动。在阅读时,我们对信息的理解和纳入常常满足于从一个「浅表」的层面去理解它们(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上一篇文章里花这么多篇幅去谈「解码」的重要性),但是在写作时,也就是进行信息输出的时候,我们必须去分析知识的「深层结构」,观察和调用知识与知识之间的深层关联,不然我们无法自如地将它们组织起来。因为一篇文章要被人读懂、要把人说服,需要缜密的思维,清晰的表达和翔实的依据,这些都要求我们对知识的编码和组织都达到一个相对高的水准才行。刘未鹏老师在《为什么你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写博客》一文中就有两句很经典的话,一句是「书写是更好的思考」,另一句是「教是最好的学」。 —— 除了更好的思考之外,写作带来的一个明显的益处,是获得反馈。尤其在互联网时代,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发表你的文章,然后还会得到其他人对你的评论,在这些评论中可能就有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指出你的某个知识性的错误,或者想法上的局限性,或者认知上的某一个盲点。在心理学家看来,「获得反馈」是练习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如果没有反馈,你在练习时发生的错漏自己无法察觉,导致无法校正,那么做再多的练习又有什么用呢?就像我曾在一个答案中写到的:「如果我(在知乎上)关闭了评论,就永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 想想过去的求学者,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他们获得反馈的方式,是建立一个交流的圈子,或者沙龙,定期在一起讨论问题。又或者,完全以书本为反馈的来源,进行写作的练习。 ②游戏式操练 —— 游戏的一个根本特征是「假装相信」,因为游戏创造了一个独立于现实生活之外的假想世界,有其独有的规则和秩序,而游戏的参与者则自愿、自主地「假装相信」自己进入了这个构造出来的世界。这种「假装相信」使得人们完全投入其中,乃至扮演起其中的角色,他们沉浸在这个世界里,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主动维护这个世界的秩序。(《游戏的人》) —— 如果我们把对知识的操练当成一种游戏,那么这种操练就会具有相当高的参与性、互动性和投入性,同时它摆脱了现实规则的制约,使我们可以在更丰富、更多样可能性的情境下去应用我们的知识。 —— 如果更广义地看,哪怕在一人独处的状态下,也可以玩这种游戏式的知识操练,实际上人类历史上很多智者都是这么干的,只不过它有一个更高大上的名字:思想实验。思想实验就是构造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假想情景,然后运用所学的知识,来设想事物在这个情景中的变化。在这样的操练中,思考者往往会得到比原先更为深刻的领悟。 ③设计式操练 —— 设计式的操练就是调用已有的知识,去通过设计某一种解决方案,来解决某个特定的问题。「设计」有一个非常流行的定义:「设计就是解决问题」。因此设计式操练的好处,就是迫使学习者为了解决某一个现实的问题,来综合性、创造性地调用知识。 —— 《形式综合论》强调,设计的问题常常牵涉方方面面的影响因素,一个好的设计方案必须考虑到所有这些影响因素。要做到这一点,这时就必须调用理解和控制这些因素的知识。而当我们发现缺少某方面必需的知识时,又会反过来促使我们对这些知识的学习。 —— 总之,知识的操练,既是一种调用和提取,也是一种主动的建构,更是一种创造性的综合,它是深度学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知识的操练迫使我们对已有的知识进行更加深入的审视,对现实的情景和问题进行更加细微的观察,并且致力于创造两者之间的关联。它使我们不再固守书本,不再去做僵化的记忆,而是让我们赋予知识以灵性,以更好地适应这个变化莫测的世界。

融合

  1. 一个高段位的学习者,应该能抓住一切机会,在其所学的知识之间创造关联。 一个普通的学习者,他头脑中知识的组织是他所学过的教材上的知识结构的映射,即学术体系下的层次分类结构(通常表现为树形结构)。在这种结构下,每一片叶子都是分散而独立的,虽然它们分别与更上一级的枝杈连接着,但叶子与叶子之间不存在思想的联通。可现实中的问题,它们的发生和解决,可不像教科书每个章节后的习题一样,恪守学术体系下的知识谱系。对一个现实问题的解决,或者对一个现实情境的洞察,往往需要同时调用不同枝丫上的叶子,而这时,缺少知识融合的弊端就会显现。 —— 因此,学习高手常常会有意识地把不同领域甚至不同学科的知识摆放在一起,然后尝试去分析、比对它们的潜在关联,甚至于当异质的素材堆叠在一起时,仅仅是潜意识的推动,就可以让这种隐藏的关系浮出水面。
  2. 我们正统的教育思维并没有对知识的融合有足够的重视。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思维模式:把一个大的东西分解为小的东西,把那个小的东西再进行细分,这种分解性思维的要害,就是一件事物的整体特征以及各个部分之间的潜在关联都被完全忽视了。就像在大学里,对原本一体的世界的洞察,为了研究的方便起见却划分成很多个学科,更糟糕的是,即便在同一学科内,不同分支领域的教材也出自不同专家的手笔,而对不同分支课程的讲授也都由不同的教师担任,这就导致了知识的进一步的区隔。由于每位教育者只需守好自己的那一块责任田即可,所以很少有老师会主动引导学生进行「远距离知识」 间的融合思考。 —— 人们在思维时总是以解剖的方式来分析事物,把事物分解为各个部分。但在现实中世界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但出于方便剖析的原因,我们会分离出其中一部分。(《论对话》) —— 我极力主张的解决方法是,要根除各科目之间那种致命的分离状况,因为它扼杀了现代课程的生命力。教育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五彩缤纷的生活。但我们没有向学生展现生活这个独特的统一体。(《教育的目的》)
  3. 当你手里只有一把铁锤的时候,看什么东西都是钉子,因此,也就失去了起码的基于事实的判断力。而只有广泛涉猎不同学科的知识,把这些学科中的基本理论变成用以观察和分析现实对象的思维模型,才能最大程度上避免思维上的偏差和狭隘。他认为,这种多学科模型的方法,可以产生一种爆炸性的合力效应,让人获得不同寻常的智慧。(「铁锤人」—— 查理·芒格)
  4. 融合的三种方法 ①迁移(启迪思维) —— 也许事实真是这样,由于多年专业教育塑造的知识壁垒,大多数医学研究者缺乏足够的知识广度,跨学科的知识迁移自然无从谈起,这可能是导致很多医学难题长期无法解决或者无甚进展的重要原因。 —— 在学术机构里,再聪明的人,也可能受制于其专业壁垒,无法看到外面更大的知识疆域。而在实践领域则相反,人们更容易以融会贯通的方式看待问题。 —— 黑客与画家(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的关联): (1) 画家学画的方法是动手去画,而黑客学习编程的方法也是在实践中学习。保罗初学编程时还抱着书读,不过随后就放弃了,直接动手去干。 (2) 画家学画必须要临摹,从大师的作品中进行学习,美术馆、博物馆是他们最好的学校。而黑客则是通过观看优秀的程序来学习编程,研究它们的源代码,开源社区是他们最好的学校。 (3) 一幅画是逐步完成的,先画轮廓、草图,然后填入细节,一步步臻于完美。在这一启发下,保罗领悟到「编程语言的首要特点是允许动态扩展(malleable)。编程语言是用来帮助思考程序的,而不是用来表达你已经想好的程序。它应该是一支铅笔,而不是一支钢笔」。因此在编程中,过早优化(premature optimization)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②印证(探索规律) —— 潜意识作用的发挥,并非平白无故产生的,而是有赖于在此之前,有足够的有意识的思考,这种思考的作用,是把很多知识的「原子」激活起来,为潜意识阶段的思考提供素材,然后在潜意识阶段,这些原子就自发游行碰撞,在脑中快速组建各种各样的组合,并且这些组合之间相互竞争,直至最佳的组合自动涌现出来,上升到大脑的意识层面。(《科学与方法》,庞加莱) —— 所谓灵感,所谓潜意识的思考,并非平白无故产生的,而是有赖于,思考者已经拥有了丰富的、充足的、多元的思考材料,潜意识的作用是借助其强大的并行计算能力,把这些思考材料进行各种组合。可以说,你在灵感酝酿之前,所做的素材准备工作越是充分,那么获得创造性成果的概率就越大。 ③互补 —— 创业的价值在于可测量性和可放大性两个方面(《黑客与画家》) ·可测量性。与在公司打工相比,自己创业产生的价值更大。在大公司里,个人的绩效无法被真实有效地评估,公司更倾向于以一种平均化的方式给员工提供报酬。而创业时,人们「不再是低强度地工作四十年,而是以极限强度工作四年」。 ·可放大性。个人在大公司里的贡献不具有可放大性,因为通常只是以「计时」或「计件」的方式来获取报酬。而技术创业之所以能产生价值,是因为它「发现了一种做事的新方式,它的经济价值就取决于有多少人使用这种新方式」。如果你的生意是做鸡蛋饼,那么做一个只能赚一个的钱,但是如果你解决的是一个热门的技术难题,让很多人受益,就形成了放大性。 —— 学生变成老师,老师再培育学生,构成了一个「封闭性循环」。
  5. 从不同视角来探索世界的过程 我所研究的各种问题,就像变形虫的伪足一样从不同的方向伸出来。基于此,我就有了一个关于电子在分子中怎样运动的理论框架 —— 分子轨道理论。我也相信,世上的每一事物都与其他事物相联系,只要我伸出足量的伪足,这些伪足就会伸入某一事物,通过该事物能理解所有的事物。由于从不同的方向出发,我敢保证,我没把自己锁定在一系列化合物内,而是被迫考察不同事物之间的关系。我认为美存在于自然界的复杂性之中。(「变形虫」,Roald Hoffmann)

本文最后修改时间: 2015-12-10 18:44:32 +0000 (完) CC BY-NC-ND 3.0

若您发现文章中的错误,并愿告知于我,或想与我交流,我的联系方式在: Contacts


上一篇 Nginx 基础:安装与配置

All The Best

下一篇 在树莓派上使用 Kali